客户留言

定增流产、操纵股价、业绩巨亏、还卷入贪官落

来源:本站作者:admin 日期:2018-07-19 浏览:
  导读

  这是一个公司少东家和华北第一操盘手联袂主演的资本市场激情大戏。

  1

  被曝操纵股价

  公司少东家?华北第一操盘手?操纵股价?股价崩盘?直觉告诉小券(ID:quanyeguancha),这家公司有看头,大戏开端了。

  7月13日,四大报之一中国证券报发表文章《“华北第一操盘手”操盘途径曝光,凤形股份(002760,股吧)股价“雪崩”底细起底》,称公司现任副董事长、总经理陈维新和前任董秘邓明,为确保凤形股份非公开发行顺利实行,涉嫌通过关联人账户供应多达1亿元资金,支使两名操盘手拉升凤形股份股价。

  当天,监管层很快留心到了,深交所中小板公司管理部向凤形股份发去关注函表现高度关注。

  深交所关注函中表示,针对上述情况,请公司就以下问题进行认真核查并作出书面说明:第一,公司实际把持人及其一致行动人,时任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是否对文章所述内容知情,公司是否决策或加入上述交易决定,公司是否存在应披露而未暴露的事项。第二,在上述文章所述事件发生期间,公司是否存在非畸形的资金流出,是否直接或间接为上述交易提供资金。第三,公司认为应予以说明的其余事项。

  7月17日,凤形股份回复深圳证券交易所关注函,针对《华北第一操盘手操盘路径曝光,凤形股份股价“雪崩”内情起底》一文内容,公司现任副董事长、总经理陈维新和前任董秘邓明对文章部分内容知情。包含:与张某某、李某某进行沟通接触;与张某某、李某某之间存在资金往来,上述资金往来为陈维新分四次借给了张某某、李某某9600万元,该笔资金的来源系陈维新向其个人友人处借款8000万元,自有资金1600万元。

  但二人认为文章中所述的“支使两名操盘手拉升股价”、“涉嫌通过关系人账户进行操作”、“动用配资公司配资操作的详细融资、操作过程及操作结果情况”存在明显的误导性和与事实情况背离的情况,陈维新及邓明对该等事项的具体情况并不知情。从未波及盘算操纵证券市场、谋取不当利益的举动。

  公司现任副董事长、总经理陈维新和前任董秘邓明是本剧关键人物。

  男主一:现任副董事长、总经理陈维新1986年出生,公司少东家,其父亲陈晓为公司董事长及控股股东。

  男主一助攻:邓明1976年出生,复旦大学MBA。1999年参加工作,先后在交通部上海船舶运输科学研究所、上海交技发展股份有限公司、标基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拉风传媒股份有限公司、宁波天衡药业股份有限公司、密尔克卫化工供给链股份有限公司任职,近年来,始终负责企业投融资、发行上市、并购重组等相关资本经营工作。

  回复函称目前最新情形是,邓明已于2018 年3 月向董事会提交了辞呈,公司治理层亦倡导陈维新暂停职务,拟近期提交公司董事会审议处理计划。

  2

  “华北第一操盘手”操盘路径曝光

  小券带吃瓜民众来复盘,看看“华北第一操盘手”操盘门路是怎么的。

  2016年8月4日,凤形股份表露非公然发行股票预案,拟以34.03元/股的价钱,向不超过十名特定投资者发行股票不超过3232.44万股,募集资金总额不超过11亿元,用于收购雄伟精工100%股权。

  次日复牌,凤形股份收获“一”字涨停。后经过盘整,股价一路冲高。2016年10月11日,一度到达56.36元/股的高点。

  不外,此后股价渐入佳境,到2017年1月16日波及34.01元/股的低点,与非公开发行价格形成倒挂。

  2017年8、9月,也就是上述非公开发行打算得到证监会核准之前,凤形股份的股价仍然在29元-34元/股之间徘徊。陈维新、邓明再次找到张某某,渴望他“把股价做上去,好非公开发行。”

  张某某称,“配合错误给了我一个模板,我分析了一下,大略需要8000万元把股价做上去,并告知了凤形股份总经理和董秘。大概两星期后,他们说能够试一试。”

  根据爆料人供给的材料,陈维新、邓明方面在2017年10月前后先后给张某某打了6000万元资金。张某某以此作为保障金,以1∶4的杠杆从配资公司和个人客户那里借了五十多个账户,融入大约2.4亿元资金。

  资金到位后,张某某开始在34.5元/股以下逐步建仓。不过,从股价走势看,12月中旬之前,凤形股份并不显明抬升。

  登-登-登-登,男二该出场了。

  张某某称,起因是“上市公司后续资金到位比较慢,造成资金链比拟弛缓。这时候,配合搭档介绍我意识了李卫卫,他允许援助抬升股价。”

  去年12月中旬左右李卫卫开始接手。股价走势显示,自2017年12月13日开始,凤形股份成交量开始明显放大,从之前的日成交额2000万元左右,猛增至1亿元以上,甚至一度超过4亿元。凤形股份股价也迅速上涨,到2018年1月2日,达到46.5元/股。

  不料,就在局面一片大好之际,1月3日,凤形股份忽然跌停,1月4日再跌5.85%,股价回到39.4元/股。眼看股价就要一泻千里。张某某称,“这个时候,凤形股份又给了咱们2000万元保障金,引入李卫卫总共花费了3000多万元现金。”

  股价拉升之后,定增本来已经可能顺利实施,按照陈维新、邓明与李卫卫、张某某原本约定,凤形股份非公开发行履行实现后即可减持获利。孰料就在此时,“黑天鹅”从天而降。

  1月31日,附近上午10点半,在基本面不重大变革的情况下,凤形股份股价突然“闪崩”。在此之前的多少分钟,华英农业(002321,股吧)和金一文化(002721,股吧)股价也接连“闪崩”。3只股票在统一天的同一时段群体“闪崩”,引发市场高度关注。

  爆料人称,上述三只股票群体“闪崩”并非巧合,而是前一天大连电瓷(002606,股吧)跌停引发的连锁反应。由于李卫卫操盘这三只股票的账户用的很多是操盘大连电瓷的信托账户。大连电瓷跌停后,信托账户遭强平引发了连锁反应。”

  为了援救这场即将到来的“雪崩”,为操盘凤形股份、华英农业、金一文明和长缆科技提供资金的配资公司,以及背地的“金主”们1月31日紧急赶往李卫卫操盘上述4只股票的大本营上海磋商对策,并始终持续到2月1日凌晨。

  然而最终资金没有及时筹集到,2月1日开盘股价持续跌停,随后,凤形股份以子公司策划签署合作协议事宜为由从2月6日开始停牌。

  在救命无望后,陈维新、邓明曾与李卫卫和张某某浮现在上海的一家咖啡馆商量过什么。最终,随着股价崩盘,凤形股份的定增事项因为股价重大倒挂,在今年3月批文到期后自动放弃,随后董秘邓明辞职。

  为了一次定增,凤形股份逼上梁山,涉嫌雇人操纵股价,谁知偷鸡不成蚀把米,终极股价崩盘,定增发行失败不说,如果罪名坐实,当事人还可能收到行政处罚。

  证监会2018年5月就处分了自然人江卫东,其在2016年也是操纵了凤形股份股价,诚然最终成果亏损5122万元,然而还是被证监会处以300万元的罚款,监管层例来对操纵市场严惩不贷、处罚不轻。

  3

  业绩巨亏 卷入贪官落马案

  凤形股份是一家专一于金属铸件行业专业从事耐磨材料的研发、出产、销售和技能服务的高新技巧企业。2008年3月,由耐磨材料厂(股份协作制)整体改制设破的股份有限公司。

  2015年6月上市,公司法人陈晓,总经理陈维新,两人是父子关联,现任公司董秘是周琦。

  从凤形股份股东构成来看,法人陈晓持股1941.04万股,占比22.06%,为第一大股东;十大股东里没有找到其子陈维新的名字。

  翻看凤形股份财报,其2017年营收增添20%至3.7亿,净利却遭断崖式下滑,由2016年盈利1022.98万元,到2017年却巨亏8509.57万元,大幅下滑931.8%,一举“吞噬”掉公司近3年的净利润。

  凤形股份阐明主要存在以下多少个方面的起因:政府补助金额减少、联营企业亏损扩大,以及2017年生产因素成本回升,毛利率下降。

  今年年初,一则对原宁国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余平的受贿案二审刑事裁定书在行业内传布,在余平行贿的15家企业中,包括3家A股上市企业跟新三板的挂牌公司,其中凤形股份在列。

  据悉,2012年至2013年,余平在担当宁国市财政局局长期间,为凤形股份上市获得财政支持、政府土地回收款发放等方面提供便利和帮助,两次收受凤形股份董事长陈晓共计现金1万元。

  另外,凤形股份已涉多起贿送,此前也曾涌当初宁国市原落马副市长胡琳娟的行贿名单中。资料显示,胡琳娟曾收受凤形股份董事长陈晓4万元。

  据理解,胡琳娟在担负宁国市副市长、财政局副局长、上市办主任期间,在企业名目资金申报、帮扶上市、申请应急转贷专项资金等事项上,先后多次接受企业的请托。

  值得一提的是,在向胡琳娟、余平给予好处后,凤形股份于2015年6月11日在深交所中小板上市。

  定增流产、把持股价、事迹巨亏、还卷入贪官落马案,这家公司风雨飘摇、危机四伏。少东家和华北第一操盘手的拙劣表演以为能神不知鬼不觉的蒙混过关,谁知一年后的今天惨遭曝光,监管层的后续将有何进一步追踪跟举措,小券将连续关注。

    本文首发于微信大众号:券业观察。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危险请自担。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

首页
电话
短信